学人风范
2019

05-07

严谨与诗意:谢泽林在北极参加科考的39天

作者:费宇晗  来源:党委宣传部   编辑:杨硕  浏览:

阿拉斯加时间凌晨两点半,是谢泽林需要打起精神开始准备北极大气中探空观测的时刻。他熟练地初始化传感器,填写好观测日志,待探空气球充好气、连接着的传感器上绑好绳。此刻离4点钟还剩几秒,数字从泽林的口中逆序吐出“3、2、1”。

今年8月2日,谢泽林作为“Araon”号上的探空观测员之一,登上这艘为观测北极数据而启航的科考船。与来自7个不同国家的科研人员共事,收集大气、海洋和地质的观测样本。

这里是北极,无数人曾经出于不同的动机来到这里———航道、资源、领土、科研或是纯粹的好奇心。这里是城市文明之外的净土,危险无比,也安宁异常。当你靠近时,能感受到这只野兽细嗅蔷薇的温柔。

梦想既已上升,便不会轻易落地最早得知自己要去北极是在四月份团队的一次例行组会上,极地气候系统与全球变化实验室主任王召民教授突然宣布,韩国极地研究所组织的全球北极科考队需要一位符合条件的探空观测员———他决定的最终人选,就是海洋气象专业的研二学生谢泽林。

在重重转机和颠倒时差中,谢泽林的思绪依旧清晰无比,“这是一个梦想实现的机会啊”,他目光闪烁,绽出笑容。本科时,谢泽林因毕业论文与极地结缘;研究生时,他进一步将极地现象作为主要的研究方向。日日夜夜在文献、会议、实验中旁观着极地的他,“极地”在不知不觉中已占据了他心中最重要的位置。

在阿拉斯加州诺姆市的海港,登船前谢泽林脑子里想的只有把本职工作做好,可在工作之余———实验室里、健身房里、BBQ上、甲板上,在与操着不同口音英语的各国科研工作者交流过程中,他感受到了另一个新世界———一个独属于科研工作者的世界。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在船途经东西伯利亚海时,韩国科研人员李英梅(YungMiLee)在海底沉积物中发现了当时大多数科学家都认为不可能会发现的“气”。他激动地通过船上的电话向整艘船上的工作者宣布这个好消息后,船上欢呼声、掌声不止。这份骄傲与自豪,也是泽林梦寐以求的。

这份工作考验的不止是编程和操作能力,更是对高强度观测的耐力和付出。每天少则两次、多则八次的探空观测,每次约两小时———到9月10日航行结束,气球累计升起近150次,加上难度、危险系数随天气、航道的变化而改变,谢泽林常常感到疲乏不堪。

可每当他酣睡后醒来,夹杂着雪粒的海风吹过他的面颊,他看见:海面之上的蓝似乎能到达宇宙尽头,晚霞将漂浮着的海冰幻化成粉红色,成群结队的海鸟匆匆掠过,不留踪迹。“白令海、楚克其海、东西伯利亚海”,这些只在书本、文献中才会出现的名词,正真切地呈现在他眼前。

夜幕垂临,广阔的海面上只剩下寒冷的星云和孤寂的风。年岁悠久的海冰闪出点点湖蓝,好像能把人心照得更透亮些。驻足甲板上时,泽林偶尔会有一种无助感,“远处什么都看不见”,就像毫无经验的自己始终在寻找方向,却一无所获。

在北极的海面上过夜是种陌生的体验,但当你看到雨丝在光影明暗间穿梭,看到灯火通明的科考船———为得到最准确及时的数据,严谨认真的科研工作者不分昼夜、紧锣密鼓地工作,你会觉得诗意和极地精神完美共存且无处不在。对于泽林来说,周围有如此多志同道合的善良人儿陪伴着,至少这一刻,一切是无憾的。

美好的不虚此行在日日与观测机器、设备、数据打交道,与暴风雪、风浪为伴的生活里,科学家们并没有被孤独、疲惫消磨意志,反倒让友谊和运动为这场战役增添活力,让极地风光为这段艰辛平添惊喜。

泽林在60余位博士面前是最年轻的晚辈,被哥哥姐姐们 亲 切 地 唤 作 “Zelin”或“Champion”。后者来自那次轰动全船的乒乓球大赛。韩国迷妹手握刻有“张继科”名字的乒乓球拍,船长停下手头的工作前来观战,每一位科学家,每一位船员,都跃跃欲试。泽林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向全球科学家展示国球水平的机会:经过5轮双打、1轮单打后,泽林成为名副其实的“champion”。

“美好的不虚此行”,谢泽林感叹道。

Sincelikeit,doit!

大风刮起,大雨不断,纬度越来越高,信号越来越差,船体剧烈的晃动让泽林感到晕眩难熬,彻底与外界失去联系让泽林辗转难眠。彼时,七千多公里以外的亲人心都揪在了一起,焦急地联系一切和泽林有关的人———导师、舍友、关系好的哥们,即便泽 林 临行 前 已告 诉 过他 们 这很正常,不 必 担心。一周以后,当所 有 关切 询 问的 信 息记录潮水一般涌至泽林的手机屏幕时,“被人惦记着,感觉很好。”他说,从那时起,他对“爱”的理解更加深刻。

家人从未给过泽林太多压力,“既然喜欢,就去做吧”,被家人支持,被导师选中,都是一种幸运,在某种程度上,北极的旅程是人生中一个新的开始。在世界的最北部,谢泽林想了很多以前没想过的问题。

时间是仓促流逝的,大海是无限宽容的,生灵是淡定迟缓的,人是渺小的,是专注的,是感情充沛的,在北极,一个航段结束,另一个航段又会开始。希望始终被孕育。

一种生活结束,另一种生活又会开始。北极的夏天已经结束,谢泽林拖着行李回到南信大那日,南京落了雨,像在宣告他心中对那段日子的不舍。刚接受完采访,谢泽林便马不停蹄地赶回实验室,在一堆大气海洋观测数据中朝着那个关于“极地”的梦想迈进。(

返回列表

访问量: 地址: 江苏省南京市宁六路219号 电话:86-25-58731101

邮箱:xb@makabe-hina.com   传真: 86-25-57792648

NUIST备80200

秋霞影院手机看片_秋霞影院手机看片大全_秋霞影院无码视频手机官网 秋霞影院在线观看_秋霞影院在线观看成人影片_秋霞影院在线观看成人大全 秋霞影院_最全先锋影音av在线_最全先锋影音av手机在线